2024-1-29,懂懂随笔

继续昨天的话题。

两条线。

一条,青州大姐,我定投老师。

一条,潘呀。

先说潘呀。

五点左右,她给我打电话,说我房间的门需要钥匙才能锁,怎么弄?

我说,带上就行了。

她说,人来人往,我怕丢东西。

我说,不会的,除了臭鞋就是臭袜子,谁要。

她问,我需要跟前台说声不?

我说,你们走就行,我来安排。

她问,你晚上怎么吃?

我说,不吃或外卖。

她问,要不,跟我们一起?我们去吃羊油炸串。

我说,不去。

羊油炸串算是本地特色,一到这个时间,超级火爆,游子们回来了,要吃吃家乡特色,小时候的记忆,为什么说是小时候的记忆呢?

羊油炸串就火自学校门口。

不到5点半,他们就吃饱了,潘呀步行到我书店,说站一会就回家,因为要赶红眼航班回北京……

计划,待到六点。

很不巧,老大哥给我打电话,让我过去吃饭,家宴。

他是一个很有威望的人。

刚退休。

他约我,我不可能不答应。

只喊了三个人。

掼蛋局。

我跟潘呀说,这样,我送你回家,然后我去赴约,一是路上可以聊聊天,二是我不能迟到。

跟潘呀聊起了下午在健身房遇到的红裤子姐姐。

她问我,那姐有多大年龄?

我说,你看着呢?

她说,30岁出头。

我说,跟我一样大,83年的。

她说,感觉好有气质。

我说,她每天都练,不过一般都是早上,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是下午,她是我在本地认识的,最勤奋的人,这个勤奋不是说搬砖,而是对时间的规划,对学习,对工作。

她问,干什么的?

我说,养猪的。

她问,真的?

我说,差不多,应该说是肉类贸易,你觉得她有钱吗?

她说,有。

我说,她最近三年消费了1200万。

她说,哇。

我说,是真的,她老公都不如我了解她,在她老公眼里,只知道自己的媳妇是个年薪百万的高级打工人,她经常到我们书店打卡,我给你看看她朋友圈,很多照片都是在我们书店拍的。

她问,私生活如何?

我说,传言很多,但是她很干净,传言很大程度是因为她会抽烟,觉得不是正经人,你记得我写过一句话不?能看到别人的与众不同以及高度,是需要眼力的,为什么普通人看不到健身房里真正的绝绝子?是因为,在他们眼里,这些人是不道德的,是装逼的,是垃圾。

她问,健身房的人能看到你吗?

我说,很少,99%的人都很讨厌我,觉得我很风流,很骚,是个女人就想勾搭,就想日人家,还有人说我是做传销的,坑蒙拐骗,从而很少有人会靠近我。

她说,这也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。

我说,还记得我以前发的那个大屁股不?青岛姑娘,全身都有纹身,在本地投资农业项目的,后来落荒而逃,她在本地只有我一个朋友,前两年,比特币行情不好时,她一年都能浮亏1000多万。

她说,这个世界,真的好立体。

我说,超级立体,松行长,开了辆破雅阁,脱审了,停在了茶叶店门口,被拖走了,直接给报废了,他没车开了,又买了辆二手的森林人,他理财持仓在8000万左右,我以前在朋友圈晒的装逼图,就是他截给我的,我都是要求要新鲜的,热乎的,立刻马上截,截了我马上发,时间要对的上,你若是在路上遇到他?只会觉得这家伙像个傻屌,甚至有那么一丝神经病,全沂水他可能就一个粉丝,我二姐,我二姐信奉松行长的那个教育观,从初一开始准备高考,忽略一切中间考试,有条不紊,目标瞄准常春藤。

她说,我知道他们几个,以前在开慧搞了个小家长群。

我说,是的,还邀请我去给他们讲作文呢,按照松行长的说法,我外甥考同济就属于发挥失常了。

她说,感觉这些像天方夜谭。

我说,他们的富有,都体现在内在,体现在生活方式上,一是生活半径,保守一点的,全国范围,潇洒一点的,全球。二是服务群体,家里会有做饭的,有打扫卫生的,有司机,这才是真正的差距所在,你知道吗?我们现在大部分人的生活质量,都比不上古代地主,地主家里是有N多雇员的,有做饭的,有管事的,有跑腿的,而我们呢?亲力亲为,看一个人真实的实力如何,从有没有司机就可以管中窥豹一番。

她说,那松行长的破车如何解释?

我说,他司机开艾威亚GL8,他那个破车就是日常自己代步的,出门坐高铁坐飞机,都是司机来回接,我说个更立体的事你自己感叹一下,我说的这几个人,在沂水连名气都没有,只是尘埃一般,你想想,这是不是更可怕?哪怕是一座县城,富人的浓度都超出你的想象力,是你不知道,从而以为不存在,也看不到他们,为什么我说当富人是一门技术活?是因为,成为富人后要拥有基本的变色能力,随时跟环境融为一体,变色龙是褒义词。

她问,有钱人越来越多的根源是什么?

我说,互联网杠杆,过去做生意,生意辐射面积受限于销售网络的地理半径,今天这个时代,没有这个限制了,从而收入是指数级的差距,过去是我做个小买卖一个月能赚万多元,你上班三五千,咱只是一两倍的差距,现在是你上班三五千,我一天三五千……河西有个做铁皮箱子的,主要是货车上用,老板过去就是个铁匠,村里有大学生跟他讲,可以去淘宝开个店,他的淘宝店连装修之类的都没做过,就是最简单的几个链接,结果呢?现在成了一个小规模的工厂了。

她问,这些有钱人会不会离开沂水?

我说,都会走,或者已经走了,红裤子姐姐是因为孩子在本地读书,老公有编制,另外她也没有计划重启新的人生,就当单身过着,她在青岛、海南都有房子了,等孩子考上大学,应该就举家搬迁了,松行长是因为父母,他们已经是游牧模式了,我差不多一整年没见到他们了,平时就是打个电话,吹吹牛逼。

她问,你会走吗?

我说,你弟弟(我儿子)考上大学,我们应该就走了。

她说,那应该看空县城。

我说,全山东范围内,除了滕州,胶州,龙口,邹平这四个县城外,所有县城最终都会成为空城,这是必然趋势,不可扭转。我有个当营长的同学,他上次回来给爸爸上坟,然后带着妈妈走的,临走见了我一面,跟我说,董,我以后可能不会回来了,上坟也是遥控上了。

她说,刚才,晚饭时,几个同学说,沂水这边寒假家教也就是100元一天。

我说,这还少?

她说,太少了。

我说,你,300元,别人也出,他们都是普通的大学生,别说100元,就是10块钱一天我都怕教坏了我们家的娃,我听了听,他们几个考的最好的是山东师范大学,山师大既不是985又不是211,值100元很合理的市场价了。

她说,山师大在咱这边算是硬通货,说是这边高中过去招人才,免试,直接人才引进。

我说,是曾经。

潘呀要在小区门口下,我说把你送进去。

她说,保安不让进。

我说,让进。

放下窗户,跟保安热情说,我进去送个人,一秒钟就出来。

保安立刻马上就会抬杆。

从未失手。

送下潘呀,我急忙去熟食店,老大哥约饭局,基本都是DIY,不讲究吃什么,但是参与者要带菜,有带豆腐的,有带肉的,我去买了点肉食。

家里有专职做饭的,有打扫卫生的。

有个专门的阳光房,打牌专用。

老大哥这个人有一点,很牛逼,退休了跟没退休一样,该是朋友的,还是朋友,他位置摆的很正,从来没觉得权力是自己的,而是公家的,从而没耀武扬威过,很亲民……

当然,也没干到过多重要的位置。

打了三轮。

我跟搭档全输了。

我心不在焉,搭档也心不在焉。

八点多,上菜,吃饭。

他们三人喝点小酒,我不喝酒。

GL8送另外两位,我顺路送搭档,搭档跟我一个小区,路上我问搭档,有什么心事?

她问,你觉得我有心事吗?

我说,我觉得是。

她问,你有没有被污蔑过?

我说,每天。

她问,你怎么处理?

我说,无所谓,我也会污蔑别人。

她说,你是男的,我是女的。

我说,任一优秀的女人,都会有绯闻,除非她不够优秀。

她说,话是这么说,但是自己听到,还是气的肺都要炸了。

我问,什么传闻?让我听听高兴高兴。

她说,前段时间,咱小区停水,你知道不?

我说,知道。

她说,我跑了步后,去单位值班室洗澡,然后回家,就有同事说,我每天晚上去单位,先洗澡,再去XX办公室,灯一会开一会关……

我说,你大方的承认就行了,是真的。

她说,我觉得是无稽之谈,单位那么多监控,查查就是了。

我说,你要高兴才对,你这个年龄了,竟然还有这类谣言。

她说,我就这么安慰的自己。

我说,健身房里关于我的传闻,只要传到我耳朵里,我都承认,对的,是我日的。

她说,男女有别,另外,你也不上班。

我说,这个事,若是热处理,就是去直接扇她,拉着她去监控,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道歉。若是冷处理,就算了,当什么都没发生。现在有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人人都有“举报”这个尚方宝剑,任何人都经受不起仔细推敲,所以必须冷处理。

她说,是的,我真的想扇她。

我说,算了。

她说,就是。

我说,这只是你听到的版本之一,其实你跟N多男人都睡过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

她说,应该是。

我说,所以,你在意这个干什么呢?

她说,以前觉得自己不会在意,真听说了,还是很在意。

我说,之前,有老大哥跟我讲过一句话,再优秀的人也有心理不成熟的一面,其中,面对别人的恶意中伤,最容易破防,其次就是面对网上的群体谩骂,能过的了第一关的人未必能过的了第二关,所以像我这样的人,看似风轻云淡,其实是铁石心肠,早就麻木不仁了。

她说,我气的两天几乎没合眼。

我说,不要跟家人说。

她说,我谁都没说。

我说,家人会有两点反应,一是容易去打击报复,给你报仇。二是你家男人会恶意联想,无风不起浪,看来真有过……

她说,是的。

我说,真有也无所谓,你情我愿,当然肯定不会在办公室里。

她说,那倒没有。

我说,还有个办法,你未必会接受,就是请她吃顿饭,当好姐妹,她其实知道你们什么事都没有,但是呢,她在没有得到你的正视之前是对你仇恨的,讨厌的,否则不会造谣,一旦被你宴请后,她会觉得是自己人。

她说,请她吃饭?我还想请她吃屎。

这个搭档,不是我工作上的搭档,只是偶尔一起打掼蛋,她很喜欢跟我一伙,因为我从来不抱怨,输赢都很开心。

潘呀这条线写完了。

写青州大姐。

青州大姐回到家后,给我打了个很长的电话。

有多长呢?

电话提示温度过高,要死机。

先是表示感谢,说没想到黑山羊那么贵,以为几百块钱呢,原来要两三千,是她拿回家后,家人跟她讲的,这个羊非常贵。

我说,贵就是两个原因,一是个头太小,二是多是放养,一放就是三五年。

时间成本太高。

这类羊,我们沂水比较少,北边的临朐多。

沂水人送领导。

需要跑到临朐去买……

这个我不知道是表弟在哪买的,多少钱我也不知道,他还没问我要,应该是让霹雳石羊肉店的老板给代买代杀的,我们吃完饭时刚弄好了,肉还是热的。

聊完羊肉,青州大姐说自己回家路上,反思了很多,觉得自己犯了错,不该对我有那么多建议,引用了我那句话,人一定不要让自己参与到别人的人生决策中去,参与就是责任。

但是呢,又觉得懂懂小弟弟非常好,不忍心看他走错路。

是懂懂这个小弟弟。

不是懂懂的小弟弟。

我说,你要相信我的判断力,其实我还有句话,成年人是教不坏的。

她说,过去我一直看你的直播,但是从来没研究过你的投资模型,下午我认真研究了一番,我觉得漏洞百出。

我问,何以见得?

她说,有两大核心BUG,一是跌的最深的时候,你买入最多,这个是对的,但是因为这一笔成交价格最低,往往又在年线上第一时间被卖掉了,因为它排在涨幅的TOP1,是不是?

我说,是的。

她说,它是最成功的一笔投资,却在萌芽状态就被收割了。

我说,是的,但是我不觉得是BUG,因为我是靠的整体涨幅,而不是其中一两笔的涨幅来支撑整个模型。

她说,第二个BUG是你每周只卖出一笔,同时还要买入一笔,等于卖出的是成交差,这个成交差几乎不会超过5000元,倘若牛市只存在3个月,你一共只卖出了12笔,不超过6万元,说明什么问题?你这个模型存在致命缺陷,就是财富滚滚而来时,你只取了一瓢饮。还有一个问题,就如同现在的纳指,一直涨你一直都处于卖的状态,结果筹码没了。

我问,你觉得应该怎么优化?

她说,你现在的模型类似定频空调,不智能,应该改为变频,超跌时,例如年线以下10%,你变周投为日投,年线20%以上,你变周卖为日卖,超跌与超涨都是高密度交易,你按照我说的,用历史数据回测一下,会有惊人的发现。

我说,你这个模式,对资金要求不是线性的,可能一段时间,普跌,我需要投入一两百万。

她说,不要紧,你不是有融资权限吗?

我说,那玩大了。

她说,负债率30%以内,是良性的,放心的,你又不缺流水,你用流水去慢慢对冲融资盘就行了,400万~500万期间,你用的不就是融资盘吗?

我问,你怎么知道的?

她说,基金代码后面都有个“信”字。

我说,是的,用了60万左右,我也忘记了当时是因为什么原因缺钱,反正我把融资还上后,松了一大口气,应该不是400万~500万,是300万到400万。

她说,可能是。

我接着回测了中概互联。

发现,按照她的这个模型建议,差不多最高点的位置,全部卖光。

的确不用担心打飞了筹码。

因为,很快又能全部接回来了。

定频空调,用量是恒定的,线性的。

变频则是忽快忽慢。

对资金要求非常高,对性格磨炼要求也高……

当然,我会不会执行她的建议,需要用数学模型反复的回测,很多东西不能凭感觉,要做绝对的确定性,否则在执行过程中,会动摇。

她说的拥挤问题,为什么我没遇到过?

因为,从2018年定投到今天,我没遇到过大牛市,反而是漫漫熊市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跌的,我也很感谢一路跌过来,否则我没有机会吃到这么多筹码。

按照青州大姐的建议,底部筹码会率先出局的问题也解决了,因为底部是密集买入,有N笔同时存在,随意卖。

当时我做定投模型,目标是什么?

1000万市值,持仓成本为0。

什么意思?

全是收益。

现在看,还有多久才能实现?

我预测,2030年以后了。

松行长总是调侃我,说我是瞎勤奋,他觉得,若是投资这么简单,什么样的公式人家写不了?他的偶像是张坤,他觉得我折腾到2030年只会感叹一句,早知道买张坤好了……

可能会吧。

我来讲个八卦,跟我一起爬八达岭的大学老师,偶遇的那个,她当时在北京等一个美国博士,她当时不是很满意,觉得对方有点土,貌似又像是杀猪盘,于是她跟着我去了张家口、崇礼玩了一圈。

这个大学老师是个斩男高手。

尤其是老男人。

有个老男人给她买了套房子,同居了一段时间,她觉得没感觉,对方也没有把房子要回去。

为此,我还写过几篇文章,感叹这个事。

昨天,我刷朋友圈,刷到了她。

我又想起了美国博士。

我调侃她,跟博士还爱的死去活来吗?

我以为她会跟我吐槽。

没想到,剧情大扭转。

说正在帮她办签证,要让她去美国读博士了……

给我发了N张照片。

博士在上海,在深圳的分享会。

都打着横幅。

学术邀请。

我看了看照片,觉得男人年龄不小了,55~60岁之间,应该是这个领域的专家。

我问,鸡还硬不?

她说,特别和谐,每次我都能高潮两三次。

看来,学术加成不少。

有意思的是,他这次直接带着她一起参加的,合影时,她也在C位。

他有家庭,在美国。

我问,这是爱上了?

她说,真的爱上了,不能自拔了。(下有附图)

是人就有八卦心,我第一时间把照片转给了林薇薇,说,快,我带你吃个新鲜的瓜,你看看这妹子……

林薇薇说,我早就跟你说过,她非常符合老男人的审美。

我说,关键是我没觉得她有什么过人之处?

唯一的印象就是能干,刷盘子刷碗,会炒菜,还有就是体贴,可能老男人喜欢这样的吧?

我跟林薇薇说,我要提醒她,不能真去美国,人生地不熟的。

林薇薇说,你傻呀?她不会去的,他也不会真的让她去的,让去,也是旅游一圈,他不止有她,是这次回国带着她,肯定还有N多备选,他又不是相亲,本身有家庭,她也不会只有他,依她套路上一个老男人的能力,你放一百个心,她不会亏待自己的。

我想了想,有道理。

只是,我总觉得,她不像是一个能驾驭的了男人的女人,反而给人的感觉是林黛玉,总是想保护她,每次都是傻乎乎的被男人坑了,然后男人赔了一笔钱给她,在老男人之前,还谈过一个残疾人,做企业的,也赔了不少。

昨晚,我跟这个大学老师聊到了深夜,我说,你也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吧,我是认真的。

她竟然真的要给我物色……

我翘首,以待。

024-1-29,懂懂随笔"

024-1-29,懂懂随笔"

 

024-1-29,懂懂随笔"

024-1-29,懂懂随笔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