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-07-17:拉萨之行第2天!-懂懂日记

7月17日,大雨,西安、成都

昨晚9点,到达西安。

直奔饭店,饭菜挺有特色,既有泡馍,又有地方炒菜,还有大包间,是本地队友推荐的,我们有个新队友,她就是西安的,一切都是她来负责安排的,特别周密。

实事求是的讲,感觉比上次去老孙家更有感觉!

蝉禅提议,每辆车留一名司机,其余全部喝酒,然后进行分组,选队长。

我是不想喝,因为晚上要会朋友,喝了酒容易失态,而且本来就是长途跋涉,一脸疲惫,再喝点小酒,更不知道东南西北了,对不?

但是,既然选队长,咱肯定要鼎立支持,团队活动,看的就是一个态度,我们组选的是张薪悦,上次去爬泰山,我们也选的她做组长。

另外一组,杨文剑被选成组长了,因为他们组女生多,在美女们眼里,杨文剑就是英雄……

昨天,杨文剑追尾了,那些妹妹不仅仅不害怕,反而手舞足蹈,非让杨文剑再来一次!

哎,我要是没结婚,我肯定揍他……

经过一天的磨合,队友之间的氛围越来越好了,内心慢慢打开了,有1/3的队友已经成了对讲机里的麦霸了,花样层出不穷,每个车里都有种子选手,特别活跃,今年的拉萨队友普遍年轻,比去年熟的更快!

晚上喝酒,两组还要对歌,彼此挖苦,队伍组织的很好,有队长,有死党,有主副驾驶,有正副助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,而且奖罚分明,我是主驾之一,每早都会领到300元补贴。

罚款,则是株连九族……

如果迟到了,自己交罚款200元,死党交200元,组长交200元!

这种连带制,看起来挺无情的,其实可以最大化的促进团队的亲密程度,原本两个不认识的人,如今成了死党了,需要彼此提醒时间,慢慢就建立了感情。

车子的座次和晚上住宿,都是轮流制,每天都换……

总而言之,这群年轻人,对味!

吃完晚饭,到了酒店,遇到了两个朋友,一个是Dana姐姐,一个是帅哥,给我们带来了N多特产,他们俩坐在这里等了我们很久了,见到我们来了,挨着一一打招呼,他们能认出好几个队友。

Dana姐,是爱人杂志社的,特别有气质,让人看一眼,就赏心悦目……

蝉禅安排队友把礼物搬到车上,然后安排助理给Dana姐拿件智旅会的队服,礼尚往来,今年只准备了队服,去年我们有辆车子,专门是拉特产的,挨着送朋友。

已经晚上10点了,折腾了一天,大家都累了,各回各的房间,我把Dana姐和帅哥喊到我房间里了。

我还是那个观点,有没有感觉,是不是频道统一,一见面,一接触,基本就有了答案。

说实话,我见过的美女真不少,但是能够让我佩服的,很少!

为什么呢?

没内涵、没高度!

那天,蝉禅批判晴美女,就提到了这个观点:“红颜多薄命,因为她有优势,就有N多男人宠着她,从而让她自己懈怠了,认为不需要努力,也可以得到一切,而且围着自己转的男人太多,最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,高不成,低不就,最终连个幸福的婚姻都没有,更谈不上事业了。所以,最终是昙花一现,越是美女,越应该铺下身子做事……”

Dana姐,则给了我们另外一种感觉,首先是一个才女,是一个事业女,最后才是一个美女。

她带来了两套《爱人》杂志,送了一套给蝉禅,送了一套给我。

另外一个帅哥,也是我们圈的,不过他是政府工作人员,就不多介绍了,在发改委工作,据说他还很紧张,不好意思来找我。

我说:“你们俩,才是我羡慕的,人都是如此,习惯了否定自己,高看别人,其实我才是狼狈的,头发是乱的,衣服是脏的,人是疲倦的,我都怕给你们留下不好的印象,见了面以后,还关注日记吗?”

Dana姐说:“你的大部分日记,我都看过,而且至少三遍。” 我说:“我知道,QQ空间有数据分析,你几点来的,看过什么,都有记录,你是属于高频率访客,我去你们杂志社,能当个写手不?”

Dana姐说:“你来当导师都行!”

我说:“两回事,我水平很一般。”

她说:“我们社里,很多编辑关注你。”

我问:“你们的稿子,是自己采访的,还是投稿的?”

她说:“都有!”

我问:“采访知名女人,容易不?”

她说:“还是蛮容易的,我读书的时候,属于比较外向活泼的,喜欢户外,喜欢旅行,是学校广播台的,后来又在电视台做嘉宾主持,我在北京待过7年。”

我问:“你在学校里,算不算校花?”

她说:“差不多吧!”

我问:“在北京,有没有潜规则?”

她说:“也经常能接触到一些达官贵人,他们认为我符合他们儿媳妇的标准,但是我内心很清楚,婚姻的根本就是门当户对,我现在特别幸福。”

我问:“你老公是干嘛的?研究原子弹的?”

她说:“差不多!”

我问:“是谁这么厉害,把你追到手了?”

她说:“我老公追了我7年。”

我问:“你觉得,我们坐在一起,有共同频率吗?”

她说:“对于频率一词,在我的概念里,应该叫眼缘,一看就顺眼,我认为有!” 我问:“你手上的这串佛珠,是蝉禅家的吧?”

她说:“是呀,这次我买了几千块钱的。”

我说:“那我把蝉禅喊下来,你是他的大客户。”

她说:“好吧!”

帅哥提醒,11点了,让懂懂早点休息?

她说:“不要紧,再聊10块钱的!”

我给蝉禅打电话,把他喊过来了……

蝉禅问:“你觉得我们家的玉,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?”

她说:“我说实话,可以不?”

蝉禅说:“说吧!”

她说:“赠品比玉更有吸引力,当时你搞促销,我跟同事们说,这是我朋友开的网店,大家看看有没有喜欢的,如果有喜欢的,我帮着一起拍了,虽然当时还没见过蝉禅,但是我觉得大家是投脾气的人,最终一定会成朋友的。收到以后,大家普遍喜欢上了赠品,玉石存在色差,照片上有绿色,收到没有,另外那个水晶吊坠,配银链子不如配白金的。”

我问:“白金的和银的,能看出来吗?”

她说:“我是一眼能看出来,白金搭配水晶坠特别完美!”

蝉禅说:“没事,如果有任何不满意,你换就行了,又不是外人。”

她说:“刘夏跟你说了没?过些日子,想喊你一起去秦岭穿越,走个3~4天,我们可以好好聊聊。”

我说:“我尽量呀!其实,我特别喜欢跟你们交流,有高度,有碰撞,能学到很多东西,现在有高度的人太少了,因为普遍都浮躁了,包括我自己。”

她说:“其实,我也有梦想,就是去做你提到的那个采访录,想想就觉得兴奋。”

我说:“不要去采访那些暴发户,而是去采访那些真正有高度的人,这些人普遍是有厚度的,虽然只有一厘米宽,但是却有一万米深!”

她问:“我有个疑惑,这些有高度的人,凭什么搭理我呢?”

我说:“可以从小做起!”

她说:“看你们都搞天猫店,我也想搞个,但是不知道卖什么好。”

我说:“卖兵马俑呀!”

她笑了……

我说:“真事,上次我去钟楼,看到那里有两个彩色的兵马俑,摆在丝绸店门口,特别好看,游客都停下来拍照,我觉得卖这个东西就挺好!”

她说:“正在做数据分析,慢慢来。”

蝉禅问:“你们杂志有多少发行量?”

她说:“现在,不是很好,普遍下降了,几十万册,但是前几年,高峰期我们达到了500万册的发行量,而且还有大量的盗版,传阅率是1比8,你想想影响多少人?”

我说:“那在上面征婚不错呀!”

她说:“《非诚勿扰》以前,征婚做的最好的,就是我们,但是后来出了很多问题,骗婚的太多。”

我问:“是男骗女吗?”

她说:“肯定呀,《爱人》杂志读者群体主要是女性。”

我问:“有没有考虑过APP?”

她说:“APP业务就是我主抓的,也尝试过,效果不佳,杂志必然要收费,先是免费看上三期,然后开始收费,然后再跟苹果分成,但是一旦收费了,读者就不买单了。”

我问:“传统杂志,越来越没落,那读者群体都去了哪里?”

她说:“网络媒体!”

我问:“别的杂志社,一般咋搞APP?” 她说:“有搞概要版的,有搞部分版的,有搞广告版的,总而言之,就是尽量的不要影响杂志的发售量,但是读者的需求恰好相反,只要你不提供原版内容的APP,那么就不支持你,免费的东西太多了。”

我问:“《知音》现在搞的如何,貌似光写一些一夜晴啥的?”

她说:“《知音》是多面开花的,做的不错,赢利的,其实婚外情的引导者就是《爱人》,后来《爱人》转型了,《知音》模仿了。”

聊到了11点30分,我把他们“赶”走了。

其实,我是特别喜欢跟他们聊天,仿佛是N久的老朋友,让人敬佩的美女越来越少了,Dana算一个,她对婚姻特别尊重,对事业特别认真,而且为人处事特别低调……

怪不得刘夏极力推荐。

在西安停留,我是不想会朋友的,因为时间太短,又是半夜,对朋友也不尊重,刘夏在甘肃开会,回不来,她让我一定见见Dana姐。

这次,刘夏又派人送了几箱水果到酒店。

去年,同一时间,同一家酒店,刘夏也是出差了,她也是安排人给送的水果,从而使我们认识了,成了很铁的朋友,整个拉萨队友都很感激她……

别人,看不见你说了什么,但是能看见你做了什么!

晚上,等队友洗刷完,已经12点了,我也懒的收拾,简单一洗刷,躺床上就睡了,早上,他点的5点的闹钟,起了!

然后,就是准备、出发!

第一站,秦岭服务区。

这是中国最美的服务区,我们在这里吃早餐,导演想让我去介绍一下秦岭,理由是什么呢?

因为,在路上的时候,我用对讲给大家讲了一下秦岭、秦岭隧道、秦岭古战场。

导演以为我挺有才!

其实,我就是草包,也都是道听途说来的…… 我给晴美女说:“这次记录片,你就充当主持人的角色,每到一处,我提前帮你列个提纲,你去百度,先科普一下自己,再对着镜头科普一次,类似《旅游卫视》的主持人,最终这次拉萨行,就会成就你,因为视频播放量肯定会过百万次,你去一次拉萨,你想想能留下啥?其实就是这些影象资料,你就做里面的主角吧!”

晴美女,同意了。

这次搭配,也很有意思,每辆车,四男两女,三车之间用对讲交流,电台基本不停,特别热闹。

今天,我们车上刘红波是主角,他跟两位美女辩论,关于家庭关系的问题……

都是过来人,也都是来问道的,来寻找答案,女人往往给了自己的男人太多的压力,让男人开始逃避,最终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。

刘红波引用了胡律师的观点:男人,都是被女人推到别人床上的……

我是支持刘红波的观点的。

女人,一旦给了男人压迫感,就会让男人对家产生恐惧,甚至不想回家,宁愿在外面打牌、玩游戏。家,一旦不再心安,就累了,就不想回了。

刘红波的观点是:女人,要智慧,而不是聪明!

如果,咱一回家,媳妇就跟咱吵架,最终咱越来越不想回家,这是每个已婚男人都遭遇过的经历,特有共鸣,不过我媳妇调整的很好,我现在就很恋家……

路上,有一段,大家都睡了,我自己在开车